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新闻及通知 » 国内资讯 » 正文
中国标准化研究院副院长邱月明:五大方面解析共享新标准以及标准的国际化
发布时间:2020-08-27  作者:中国信息化百人会  来源:中国信息化百人会  访问次数: 

 
                  图为邱月明副院长在峰会期间做主题演讲

    中国信息化百人会2020年峰会于8月7日至8日在深圳成功举行。会议以“共创·共享·共赢:技术创新与产业生态新议程”为主题,通过对国家政策、行业趋势的解读以及企业成功实践的分享,探求技术创新新趋势与产业生态新格局。中国标准化研究院副院长邱月明先生受邀出席峰会,并以《共享新标准及我国技术标准国际化》为题做了主题演讲。

    以下根据邱月明现场演讲内容整理。

    标准的国际化竞争也是竞争的一个重要方面。本次峰会的主题“共创·共享·共赢”可以延伸出三个关键词:共享、标准和国际化。我们通常提到的共享是技术共享或者发展的共享。而标准的概念有很多,我觉得最贴切的概念是世界贸易组织(WTO)提出的:“标准是被公认机构批准的、非强制性的、为了通用或反复使用的目的,为产品或其加工或生产方法提供规则指南或特性的文件。”国际化则是指我们习惯谈论的企业国际化、管理国际化、融资国际化、生产国际化等,这里所聚焦的是技术标准国际化。今天将围绕三个关键词,谈五点思考和认识。

标准在共享发展中的基础作用
    首先,标准是共享的通用语言。习近平总书记在第39届ISO大会的贺信中指出,“标准已成为世界‘通用语言’。世界需要标准协同发展,标准促进世界互联互通”。标准在我国经济深度融入世界经济的过程中,在充分体现“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5大发展理念,特别是在共享发展理念方面,必将发挥举轻若重的作用。
    其次,共享制度体系需要标准。实现共享,就要了解共享的制度体系,明确共享什么,如何共享以及共享的范围。从国际化角度,共享必然是“计利当计天下利”,共享的范围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共享的制度就是全球治理体系,而标准正是公认的全球治理体系的重要语言。
    第三,标准是保证国际贸易畅通的依据。签订贸易协定,实现贸易便利化,解决贸易纠纷都需要标准。世界贸易组织认定的国际标准基本原则,包括透明、开放、公平和协商一致、保持现行有效和相互关联,维持内在的一致性、解决发展中国家关切的问题等等,恰恰也体现了各个利益相关方共享的意愿和意志。

我国共享领域标准国际化折射的问题
    从狭义的角度考虑,共享标准首先是共享经济的标准,共享经济标准国际化问题更受关注。
    我国共享经济的发展走在世界前列,2019年市场交易额达到32828亿元,共享领域从单车、汽车,到充电宝、雨伞、篮球、洗衣机,到办公空间,到知识、技能等等。为了规范共享经济,2019年国务院出台文件,提出要加快完善新业态标准体系。
    作为新业态,主要发达国家也在积极引导和支持共享经济发展,制定国家规则,并积极参与国际标准制定。例如加拿大在ISO IWA率先建立共享经济指导原则和框架;日本则成为了ISO共享经济相关技术委员会TC324的秘书国;中国实质牵头的主要是东北亚标准合作论坛机制下的共享经济工作组。遗憾的是我国在产业和技术具有先发优势的前提下,仍然没有取得更多的国际标准化主导权。这说明我们在标准国际化方面需要学习的更多,需要研究和反思的很多。

发达国家标准国际化经验和启示
    学习发达国家标准国际化的经验,了解当前状况和规则包括战略固然很重要,但分析研究其发展历程和做法更具有借鉴意义。回顾工业革命以来技术标准组织的发展,无论是综合的,还是专业的,都是由国家内部的、小型的、分散的各类标准组织,逐渐发展成为国家级的、区域的、国际性的标准化组织。
    比如ITU的发展历程。1865年5月17日,由于跨国的报文不能相互识别,欧洲20个国家签署了国际电报公约,成立了国际电报联盟(ITU)。标准化的内容涉及电报设备、操作指南、关税、会计等方面。1906年29个国家召开了国际无线电报会议,形成了后来的国际无线电报公约。1932年国际电报公约和国际无线电报公约合并,制定国际电信公约。
    又如ISO的发展历程。由各国的标准化机构到米制国家标准化协会联盟ISA,到英制国家标准化联盟UNSCC,到二者合并成ISO。
    IEC的成立具有同等的逻辑。各国电工工程师协会的成立顺应了产业发展的要求,各国国家层面标准化机构的设立体现的是构架引导和规范,而国际组织的建立体现了技术合作和共享。
   
    如果说三大国际标准化组织的建立体现的是发达国家的原则,那么美国国家标准技术研究院(NIST)的建立和发展体现了一个后发达工业大国和科技大国通过国家主导,加强技术的标准研究,逐步取得关键领域和基础研究主导权的过程。

    20世纪初,美国的制造水平和质量与老牌的工业国家比还存在很大差距,基础研究与欧洲比较基本不占优势。为此,美国国会于1901年立法成立国家标准局(NBS),并建立一个国家标准实验室,开展研究计量标准、人身安全等标准,以应对本国工业的快速发展。随后几十年取得了强大的国际影响力,并在“一战”和“二战”前后显示了其在基础研究方面的领先地位,发挥了重要作用。1988年通过综合贸易竞争力法强化了其独特作用,以支撑美国商业、技术进步、产品可靠性、制造流程和公共安全,并将美国标准局(NBS)改成国家标准技术研究所(NIST)。现在NIST在全球发挥着独一无二的作用。
    美国标准化协会(ANSI)则是由社会团体主导,全社会各相关方共同参与建立,通过立法确定其法律地位的机构。早期参与的团体有美国电气工程师协会、美国机械工程师协会、美国土木工程师协会、美国采矿和冶金学会、美国测试和材料学会等。依据法规有《国家技术转让和促进法案1995》和《联邦政府参与制定和使用自愿一致性标准和合格评定活动通告A-119》。目前已经将11500余个标准认定为美国国家标准,代表美国承担ISO104个TC或SC的秘书处,占ISO全部TC或SC的近30%。

    欧洲国家的标准化既有区域国家之间的强力合作,也有各国自身的战略定位。在区域层面,依托欧盟、欧共体内在紧密联系,依据《单一市场法案》、《欧洲标准化管理法规》和《维也纳协定》、《德累斯顿协定》等的约束,成立了欧洲标准化委员会和欧洲电工标准化委员会等标准化组织,形成统一的标准化战略,制定统一标准,并在国际化标准活动中形成欧洲统一地位。

    我们所熟知的国际标准化机构发端于欧洲。欧洲国家通过其区域标准化组织统一意志,国际标准的通用语言主要为西方语言,以及有关标准化人才培养和储备充足,使得欧洲在在标准国际化方面的有先发优势、区位优势和战略优势。即便如此,许多国家仍然在其本国优势产业的国家标准化方面给予足够的重视。如瑞士钟表、荷兰乳品、挪威水产养殖、法国核能等。
    英国作为一个老牌的工业化国家,第一个成立国家标准机构,是ISO、IEC、CEN、CENLEC主要发起国,率先开展了第三方认证,更是一批重要国际标准的提案国和起草国,如ISO9000、ISO14000、ISO27000等,可见其在重点领域标准国际化布局。
    值得一提的是,以企业发起,再由团体主导促进标准国际化的典型案例eCI@ss标准。最初只是西门子等多个大型企业联合开展的产品、物资和零部件分类方面的单项标准,发展到协会运作,多个企业参与,具有重要国际影响力的,拥有150余个国家的上万会员,涵盖45000多个类目,使用16种语言的数据类标准库。该标准发展路径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我国标准国际化的历程和现状

    回顾过去,与发达国家标准化历程相比,我国技术标准的国际化步伐起步较晚。从改革开放算起,我国标准国际化的发展历程可以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从改革开放到第一版标准化法出台,属于恢复准备阶段,主要目的是恢复国际身份,初步了解国际规则。
    第二阶段是从标准化法出台到加入WTO,为强化基础的阶段,主要是落实法律保障,壮大人才队伍,畅通参与渠道。
    第三阶段是从加入WTO到党的十八大召开,为稳步发展阶段,主要是配合加入WTO的各项要求,大量采用国际先进标准,提升参与水平。
    第四阶段是从党的十八大召开到现在,为改革和快速发展阶段,我国参与国际标准化活动从以采用国际标准为主,到采用国际标准和我国标准国际化并重,参与的数量和质量得到大幅度提升。

    截至2020年6月,我国共有国家标准化技术委员会TC和SC 1325个,发布国家标准38052项;行业标准备案67895项。担任ISO/IEC技术机构领导职位73个,承担ISO/IEC技术机构秘书处88个,主要制定了ISO/IEC国际标准621项;以标准委名义与56个国家、地区签署标准化双边及多边合作协议96个,发布中国标准外文版580项;我国在国际标准组织的影响力不断增强,两位专家担任ISO、IEC主席,现有五次ISO、IEC大会在中国召开。


    当前,我国标准国际化面临重大机遇和挑战。我们将要面对的是全球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的到来,新兴经济体快速崛起,国际标准化必将得到蓬勃发展。随着全球治理体系的变革,新的国际规则和区域协作的形成,必将促进区域标准体制和新范围的标准互认模式的发展,而霸权和反霸权、全球化与贸易保护的博弈,必将阻碍全球范围标准化的发展,各国标准竞争的加剧,将使我国标准的国际化变得更加艰巨;从实施层面来看,国际标准竞争还面临着人才的竞争、规则的竞争,比如罗伯特议事规则、联合国的一些规则、组织内部流程的要求等。比如在欧洲一些国家,他们的人才都是50-70岁,经验丰富、语言也好,标准的立项通过简单地交流就可以完成,而我国标准人才很多都是半路出家,20-30岁的年轻人,对游戏规则也不是很了解,要举国去做工作、去说服,才能立项。当然还有语言方面的弱势,因为标准的语言主要以西方为主。


现阶段我国标准国际化的思路

    综合分析当前的形势,各个层面都在思考要采取有效措施加快标准国际化的步伐。市场监管总局副局长在《改革创新战略引领以标准化助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一文中强调,要更加注重标准化的全方位开放。主要包括三个方面:
    在标准化战略政策方面,要加强与ISO、IEC等国际和区域标准化组织的战略对接,凝聚“开放、包容、合作、共赢”的标准化理念和共识。
    在标准体系建设方面,要更好统筹“引进来”和“走出去”,更高水平参与国际标准制定,更大范围融入国际标准和国外先进标准,推进中外标准体系兼容。以中国标准“走出去”带动我国产品、技术、装备、服务“走出去”。
    在标准化工作机制方面,要支持外资企业更多参与中国标准化工作,畅通企业和社会团体参与国际标准化活动的渠道,形成更加开放、透明的标准化工作格局。

    在2019年再次修订的标准化法中多处强调要在标准国际化中发挥市场主体作用,“国家鼓励学会、协会、商会、联合会、产业技术联盟等社会团体协调相关市场主体共同制定满足市场和创新需要的团体标准,由本团体成员约定采用或者按照本团体的规定供社会自愿采用。”“国家支持在重要行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关键共性技术等领域利用自主创新技术制定团体标准、企业标准。”“国家鼓励企业、社会团体和教育、科研机构等参与国际标准化活动”“鼓励社会团体参与国际标准化活动,推进团体标准国际化。”

    最后,举一个闪联(IGRS)的例子,来说明企业如何在标准国际化的过程中,发挥积极的主体作用及其初步的效果。2003年7月,闪联标准工作组在信息产业部支持下,由联想、TCL、康佳、海信、创维、长虹、长城、中和威八家大企业联合发起成立,中文简称闪联,英文简称IGRS。经过多年发展,从2010-2020,ISO/IEC 陆续发布了基于闪联标准制定的14项国际标准,成为中国3C协同领域首个完整ISO国际标准体系。我觉得这个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不管是从政策层面、从法律层面都是值得鼓励的一个途径。

    谢谢大家!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评论需要通过审核后才能显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